Don't Let Debt Derail Your Retirement

债务对许多美国人的经济安全构成了日益严重的威胁——不仅仅是背负着高额学生贷款的大学毕业生. 波士顿学院(Boston College)退休研究中心(Center for Retirement Research at Boston College, CRR)和雇员福利研究所(Employee Benefit Research Institute, EBRI)最近的研究显示了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:美国老年人负债比例达到近30年来的最高水平, 而且债务的数量和类型都在增加.



Debt Profile of Older Americans

In the 20-year period from 1998 to 2019, debt increased steadily for families with household heads age 55 and older; in recent years, however, 这一增长主要是由户主年龄在75岁及以上的家庭推动的. 从2010年到2019年,这一较老群体的债务比例从38%上升.5% to 51.4%, the highest level since 1992. By contrast, 在此期间,年轻群体的负债比例要么略有上升,要么保持稳定.

抵押贷款是美国老年人债务的最大组成部分, representing 80% of the total burden. According to EBRI, 75岁及以上人群的住房债务中值从61美元跃升,000 in 2010 to $82,000 in 2019. 生育研究中心的研究报告称,婴儿潮一代的债务负担往往比老一辈人更重,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高昂的购房费用是由小额首付支付的. Consequently, 影响住房市场的经济因素,例如利率的变化, home prices, 与抵押贷款相关的税收变化——可能对当前和未来退休人员的财务状况产生重大影响.

信用卡债务是美国老年人中最大的非住房债务. In 2019, 75岁及以上的人报告信用卡债务的比例达到28%, its highest level ever. 债务中位数从2010年的2100美元上升到2019年的2700美元.

医疗债务也是一个问题,而且往往是意外紧急情况的结果. 在CRR的研究中,21%的婴儿潮一代有医疗债务,平均余额为1,200美元. 在那些应对慢性疾病的人当中, 六分之一的人表示,由于处方药价格高昂,他们背负了债务.

Finally and perhaps most surprisingly, 学生贷款是老年人债务中增长最快的一种. Sadly, 看来,老年人一般不会借债来追求自己的学术或职业发展, 而是帮助孩子和孙子支付大学学费.


Debt and the Age 75+ Population

按类型划分的75岁及以上人群负债比例

按类型划分的75岁及以上人群负债比例. Credit card debt in 2010: 22%. In 2016: 26%. In 2019: 28%. Housing debt in 2010: 24%. In 2016: 27%. In 2019: 28%, Overall debt in 2010: 38.5%. In 2016: 49.8%. In 2019: 51.4%
资料来源:员工福利研究所,2020年


How Debt Might Affect Retirement

CRR和EBRI的研究都警告说,对目前和未来的退休人员来说,不断增加的债务水平可能是不可持续的. For example, 因为背负高额债务的人所承受的压力往往会对健康造成负面影响, 这会导致更多的经济需求, 其影响可能是一个永久的恶性循环. 另一个潜在的影响是,个人可能会发现自己推迟退休只是为了跟上债务偿还的进度. 另一个风险是,工人和退休人员都可能被迫提前动用他们的退休储蓄账户,以应对债务相关的危机.

如果你已经退休或即将退休, 你可以采取的一个步骤是评估你的债务收入比和债务资产比, with the goal of reducing them over time. 如果你退休前还有很多年, 考虑把减少债务作为建立退休储蓄一样的优先事项.